【转】哈佛养老专家凯博文:未来或有“共享保姆”

来源:广州日报

76岁的凯博文(Arthur Kleinman)永远不会忘记2001年发生的一件事,他相濡以沫30多年的妻子,汉学家琼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身为哈佛大学医学人类学教授,他周围的朋友都是顶尖的神经科医生,对妻子的医学诊断非常快,但即使拥有世界最顶尖的医学技术和资源,对于妻子,凯博文依旧无所适从。

60岁到70岁的十年,凯博文开始了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妻子的艰难历程,直到2011年,妻子病逝。日前,应邀来广州参加“慈元堂健康沙龙”的哈佛终身教授凯博文,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讲述了他的新研究项目——“全球老年人养老与照护”。

身穿红色鳄鱼牌T恤,宽大的大地色麻外套,一顶白巴拿马草帽,须发花白,76岁的世界知名学者、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凯博文出现在了二沙岛的一场医学沙龙上。

37年前就来北京调研

凯博文出生在纽约一个富裕投资银行家的家庭。年轻时他的学术背景十分丰富,21岁时,他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历史本科学位;随后转学医学,25岁获得斯坦福医学院医学博士学位,并开始当实习医生。33岁,在他当住院医生同时,获得哈佛大学社会人类学硕士学位,35岁成为麻省总医院精神病研究基金会博士后。

凯博文对于医学人类学和照护病人的兴趣来自年轻时做医生的经历。

1978年,凯博文随美国医生访问团来到北京,受到卫生部部长接见,并开始了他的参观访问。这也是中美建交以后,第一个到访的美国医生团体。

也是从那时起,凯博文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几乎每一年都要来中国进行田野调查,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几个月。由于妻子琼是汉学家,凯博文早在1969年就开始学习中文,他在美国时也和妻子把家布置成中式,朋友中有不少是讲中文的华裔。

雇专职保姆看护妻子

2011年,琼在患阿尔茨海默症十年后去世,也是在那一年,凯博文迎来自己70岁的生日。

在生日当天,哈佛大学校长亲自为他庆祝生日,他的两个门下得意弟子,现任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和全球著名公共卫生学家保罗·法默也都到场。去年,凯博文来到中山大学演讲并获得中大荣誉教授。目前,他正在筹划写一本书《照顾的灵魂》,讲述自己照顾妻子的这十年所思所得。

在接受专访时,76岁的凯博文回首十年看护妻子的艰辛经历:他在社工的强烈建议下,雇了一个有医学经验的照护者,朝九晚五地照顾妻子,使得他白天能继续讲课、出席会议、撰写论文。而晚上5点到早上9点,则是他照顾妻子的漫漫长夜。

直到现在,76岁的他仍坚持在哈佛大学讲课。他最近的研究项目是全球老龄化时代的养老困境,特别是对身体虚弱和痴呆的老人,在凯博文看来,无论有钱、没钱,老人都亟须养老照顾。

对话

养生是中国特有的文化

广州日报:你专门研究老年人照顾,对中式养生怎么看,可以在西方推广吗?

凯博文:养生是中国特有的。老年人会在公园健身、跳广场舞、不吃一些食物或者吃特定的食物,但西方没有养生的这种文化。我和我周围的朋友也不养生(笑)。

始终没送妻子去养老院

广州日报:照顾患阿尔茨海默症的妻子十年,作为患者家属和研究者,你的感受和建议是什么?

凯博文:医生没给我建议,但我得到了社工的帮助。社工告诉我照顾一个阿尔茨海默症患者首先需要雇一个人,家里需要有一个家庭卫生照顾者。因为照顾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我的生活不能因此崩溃或倒下。所以,我找了一个有医学背景的护工,每天早上我吃完早餐,护工就开始照顾我妻子,我才能去上课、开会做科研。等到下午5点钟,护工下班前,我就必须回家,照顾妻子。但自始至终,我都没想过把她送进养老院。

而且我很幸运,整个家庭都非常支持我。我的儿子、女儿会帮助我,我有一份工作,没有房贷,我有存款,家境也不错,子女都成年,甚至我90多岁的母亲偶尔也要帮我照顾妻子。

缺的是“受训”保姆

广州日报:你目前的养老研究进行得怎样?

凯博文:我在中国的五个城市及日本京都、韩国首尔、越南河内和泰国曼谷都有一系列关于老龄化和老年照护的研究,包括身体虚弱或痴呆老人的照顾模式,这是所有亚洲国家面临的问题。到2040年,日本有四成人口将超过60岁,中国与韩国也差不多。亚洲的人口都正在快速老龄化,如何应对老龄化已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广州日报:你对各种养老方式有什么看法?

凯博文:养老有家庭看护、去日托、养老院、老年人社区中心等。在中、日、韩这些亚洲国家,很多老年人觉得进养老机构是耻辱的事。老年人也需要社交。我注意到广州高楼林立,在没有电梯情况下,住在高楼层和住1楼的老人生活状态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给老年人提供一些可穿戴、传感的技术设备。方便老年人生活、出行、提升体力等。

老人需要保姆,不仅是打扫卫生、做饭的保姆,而是受过“如何照顾老年人”训练的保姆。由于保姆的紧缺,以后可能会出现“共享保姆”。所以现在需要建立一个高素质、经过训练的养老保姆体系。

在家养老社区享服务

广州日报:就你了解,中国社区养老情况怎样?

凯博文:我知道在香港的高楼大厦群里,政府规定每一个大厦都必须有一间老年活动屋,让老年人在里面养生,去打麻将、跳舞、唱歌。中国社会养老的重点是孝。因此,我提议让老人在家养老,在社区享受服务。

我们也可以建立一些不同于公立医院的老年人康复治疗中心,对象是退休后有行动能力的正常老人,平时他们在家活动,有问题时就住到康复中心。

中国养老照护问题的解决方法,可能也是美国、挪威的问题解决方法,这是一个全球问题。

人物简介

凯博文(Arthur Kleinman),医学人类学家,知名学者。

1982年起成为哈佛大学文理研究生院和医学院终身教授。曾任哈佛大学社会医学部和人类学系主任。2008年至2016年,担任哈佛大学亚洲中心主任。他还是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美国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医药学部的终身委员、世界卫生组织(WHO)顾问。

他是目前国际医学人类界和精神卫生研究领域的代表人物,与中国的关系十分友好,目前正主持具有广泛深远影响的“全球老年人照护比较研究计划”。(记者王丹阳)

anyShare分享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动态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