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视角下的档案记录方法

Jeanne Shea Presentation

2018年7月2日,美国The University of Vermont,Health and Society Program主任, 中美福布赖特项目中国研究访问学者,哈佛大学博士Jeanne L. Shea( 卲镜红)副教授在上海复旦大学讲授了人类学视角下的档案记录方法。基地安宁老师和博士生贵芳聆听了这堂课。其主要内容如下:

人类学主要是研究不同时期不同空间的人类及其文化。

采访过程中的角色带入

在利用人类学对老人进行研究采访时候,从老人的角度出发,站在他们的角度,体会他们的身体情况,兴趣爱好,情绪变化以及价值观等等,融入他们。但采访结束,对采访的数据进行分析研究的时候,既要有老人的角度,也要有研究者自己的主观看法和观点。

不同老人的社会背景和历史背景是不同的,这些背景会影响老人对现代科技的接受程度。所以我们要站在老人的角度体会老人是怎么对待科学技术的,在采访和数据采集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外来学者,我们更应该把自己当做当地人、当做老人、老人的朋友。在正式采访之前,要准备好采访提纲,列出自己的问题重点,根据能与老人接触的时间,着重问自己最在意的问题,同时要注意老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这些都会影响自己在采访过程中的角色带入,既要注意人际交互,也要把控全局,问到自己想问的问题。

人类学的技术

任何被设计用来完成一个或者一系列的任务的工具都可以称之为技术,可以包括符号工具(文字、清单),材料工具(椅子,梯子),数字工具(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社会过程),社会体系、过程和服务(家政服务、医疗服务、社会服务)。

我们可以通过技术做一些通用设计或者定制设计,帮助老人日常生活。

人类学对残疾的定义

人类学对残疾的定义是很难的、模糊的、没有边界的。残疾和老年人并不能只能直接划等号。残疾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由于政府每年的政策变化,对老人残疾的评估标准也会发生变化,会不会被定义为残疾也会随之变化。就我们平时的生活来说,我们在某些方面是存在缺陷的,是失能的,然而在另一方面却是健全的。身体上的残疾并不等同于精神上的残疾,比如跛脚并不影响思考。我们经常会问一些老人身体怎么样,老人会回答身体很好,我们会存在疑问,老人步履蹒跚、眼花失聪怎么会是健康的,然而老人对自己身体的定义是来自于与同龄人的比较,并不是与年轻人比较。

利用人类学方法完成研究

第一步:写日记,做笔记,记录课题研究的过程

第二步:定义需求和需求的优先级

第三步:研究的类型,研究人员的身份和角色:写清楚做什么,不做什么,定义功能边界。

社区参与研究:问题——调研——设计——评估,社区团体作为共同研究者和共同参与者。

可递送的服务学习研究:相互学习,相互服务;想好老人需要什么,我们需要什么,给与老人需要的或者想要的帮助。

行为研究:在交互过程中找到最好的符合社区人员的需求的实践,进行行为干涉,评估问题。

实践研究:自己观察来写报告,另外一个人进行行为干涉,同时,你也可以跟其他人一起参与到行为干涉中。

研究:

  1. 数据收集:怎么采访、观察、录音、做笔记、摄影。

1)采访:列好采访提纲,要有重点问题和重点问题的联动问题。提前想好问什么问题,什么问题是最重要的,根据跟老人接触的时间挑自己的重点问题提问。目前大部分的研究都不是定量研究,而是定性研究,所以问的问题尽量开放,但是也不能过于抽象,让老人漫无边界的回答,尽量减少“是”或者“不是”的问题。做好问卷后,先找一个身边的老人试一下,然后对问卷进行改动。采访过程中,要尽量让老人感到舒服,感觉好玩,要与老人感同身受。当然在采访过程中老人也会提及一些我们没有问到的问题,要将这些内容记录下来。

2)观察:根据老人的自身情况,观察和采访相结合。录音和视频录制前要经过老人的同意,用作场景材料也要经过老人的同意。

  1. 数据组织:采访结束后要对数据进行整理,汇总语音、视频和文字材料。
  2. 数据解释:利用扎根理论,基础编码、主轴编码,选择性编码来解释数据
  3. 设计可交付成果:根据收集到的数据和数据的分析结果,设计一款可交付的产品成果。
  4. 利用普通人测试产品,同时收集更多的数据;
anyShare分享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交流活动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