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北大柳叶刀: 中国高龄人口增加, 体质和认知机能却在下降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NDQwNDQ2Nw==&mid=2650478095&idx=1&sn=a7e5d689b5d9f0886339a0d8ab9142f3&chksm=87e80793b09f8e855843e693a8c7f1d1001fab680e82ae64f9c36dbc1aa774e3390e6b5c019b&mpshare=1&scene=1&srcid=0313JTIBeO9qfKOXDfo6vJ3Y#rd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中国8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正在增加,然而同10年前相比,他们的身体素质和认知机能却呈现下降趋势。近日,相关研究已经于《柳叶刀》发表,该研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支持,由国内外众多知名高校联合开展,包括我国的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

人口老龄化是世界上很多国家所面临的一大挑战,高龄人口 (80岁以上人群) 数量较其他年龄段人群的增长更为显著。由于这一群体往往需要日常协助和医疗护理,所以对医疗系统、社会福利和家庭都带来了相当的压力。

以往对这一人群健康状况的调研展示出彼此不同的结果。有些研究指出,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健康情况越来越好;而其他研究则表明随着寿命的增加,人们的健康状况也越来越差。

1

这些差异可能源于医疗技术的进步,生活方式的改善,以及社会经济地位的提升。这些条件的变化都缓解了高龄人群的慢性疾病和身体障碍,也降低了死亡率,这意味着更多老年人能够在面对慢性健康问题时生活得更长久。

为了调查这些影响,研究人员在中国选取了19528名年龄在80-105岁的老人,对其中出生相隔10年的人进行比对。在1998年和2008年进行了中国老人健康长寿影响因素研究 (Chinese Longitudinal Healthy Longevity Study,CLHLS) 之后,研究人员对比了两组人群的死亡率,并对他们的身体机能 (包括三项测试:能否从椅子上起立,能否从地面上捡起一本书,以及能否360度转身)、认知功能和日常自理生活能力 (包括饮食、穿衣、自己行动、使用厕所、洗澡以及自控能力) 进行了数据分析。

研究发现,晚出生10年的人死亡率更低——也就是说每个年龄组中,2008年调研的对象健在的比例更高。八旬老人的死亡率从1998年的10.3%降低到2008年的9.6%;对于九旬老人来说,死亡率则从24.1%降低到23.4%;而百岁老人的死亡率则从40.7%降低到38.0%。

2

然而,2008年的调查对象比起10年前的同龄人,身体状况却更差;在认知能力方面,也有同样的情况。无论八旬、九旬,还是百岁老人,2008年调查对象的健康状况都不如1998年时的同龄人。尽管如此,晚出生的人群在日常活动表现方面还是强于他们的前辈。

对此,有人认为寿命的延长和更好的日常生活能力源于更优质的药物、良好的生活方式,以及较少的慢性病后遗症。同时,人们社会经济地位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也使得人们随着年龄增长而来的身体机能退化有所延缓。不过也有人提出,活得更久意味着那些脆弱的个体熬过了危及生命的疾病,但是却遗留下了健康问题,所以高龄老人会展现出较低水平的身体状况和认知能力。

作为论文首席作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杜克大学医学院曾毅教授表示:“我们的研究为存在老龄化人口问题的社会提供了一个明确的警示信息,尽管生命周期在延长,健康的其他因素却有些在改善,有些在退化。这导致了高龄人群各种各样的健康需求和社会需求。”这样的组合给全世界的医疗系统,社会关怀,以及家庭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为了更优质更长久地生活,满足日益增长的老龄化人口的各种需求将变得越发重要,那些有残障情况的老人将需要长期而细致的日常照顾以及行动协助;而对于那些生活不错的老人,工作机会、社交和休闲活动、再教育再学习,以及心理咨询等服务都将帮助他们继续长久高质量地生活。

3

研究人员还指出,接受2008年调查的人群可能会更少地报告生活中的行为困难,因为他们已经拥有更便利的生活设施来辅助日常活动。所以,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来确定,为什么在人们身体状况和认知能力下降的情况下,关于生活困难的自我报告却也在减少。

进一步的研究还将涉及主要慢性病,并覆盖到65-79岁的人群。这将有助于全面地了解老龄化过程,并为老年群体需要哪些帮助提供更多证据。

4

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Kenneth Rockwood教授在一条评论中写道:“20世纪末,中国的老年群体经历了巨大的社会变化,这包括政府和社会组织、收入水平、食品安全等等。而诸如人口快速涌入大城市,独生子女政策,以及各种医疗的普及等问题,每一项都会影响中国高龄人群的健康状况。比如,教育和社会经济因素有利于缓和较差的身体状况,但这正说明两组人群反馈的差异可能是接受的教育不匹配所致。长寿的成本和收益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人们内心的渴望。从某个角度讲,这是科学研究,所以我们需要足够精确的度量,来回答同龄人群健康异质性的谜题。”

中国老人健康长寿影响因素研究

        CLHLS项目由美国国家情报局 (NIA) 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共同资助,在杜克大学开展实施。同时与联合国人口基金、中国社会科学基金、香港研究资助委员会、德国马普人口研究所、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机构院校合作。论文所涉及的调查对象包括80-89岁年龄段7288人 (1998年3235人,2008年4053人),90-99岁年龄段7234人 (1998年2896人,2008年4338人),100-105岁年龄段5006人 (1998年2197人,2008年2809人)。主要研究人员及相关论文作者如下:

Yi Zeng, Peking University and Duke University

Xiaoyan Lei, standing associate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Healthy Aging and Development Study at National School of Development of Peking University

Qiushi Feng,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Kenneth Rockwood, Dalhousie University

论文链接:

http://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17)30548-2/fulltext

anyShare分享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闻动态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