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访波士顿之开篇

 

Gil Alterovitz教授、安宁老师和巩博文在MIT

Gil Alterovitz教授、安宁老师和巩博文在MIT STATA 中心

初到美国十天左右,在Harvard Medical School 与 MIT略有听闻,也有些许感触。

之前两次到美国都是来去匆匆,不像这次,要停留半年。住在这里,对这里的人和事都有了更多的接触,尤其是对于Harvard 与 MIT这两所名校。

美国有着一种开放与包容的文化根基,以及人与人相处的方式。在这里有着来自各地的人,相比其他地方,这里自然有更多的开放,更包容的思想。很多人愿意去分享,愿意去交流,更愿意听取别人的想法和故事。不同的文化、想法,每个人不同的故事,交融在一起,产生着这里独特的文化,独特的社会环境。也是这种交流的方式,会让人之间有着更多的尊重,对别人想法、习惯的尊重,对于不同文化的尊重,这些尊重让这里有了对于不同来源的事物的容纳,以及对于新事物的接受。

在Harvard Medical School,听闻了解到了在其领域各有建树的人的种种思想,很多令人惊叹、能引人深思的思想。到这里第一天参加了Precision Medicine 的会议,听到了很多该领域企业的创始人,研究学者的讨论,对于Precision Medicine发展的讨论,对于信息科技在这个领域应用发展的交流,以及这个新技术所产生的种种社会问题。计算机科学发展至今,很多方面都需要更多和其他领域相结合,这一点在Harvard这里体现的非常之多。会议开始和结束的两个人进行的演讲非常精彩,第一个是一个母亲,在想方法治愈女儿的罕见病的过程中,了解到基因疗法,研发了药物,治愈了女儿,同时也成立的欧洲甚至世界范围第一个进行罕见病基因治疗的公司。第二个是一个被称为ePatient的人,花甲之年,患上癌症,通过不断的与医生交流、配合,在网络中的学习,癌症痊愈。

在这里,会让人有更多了去学习和了解不同知识领域的冲动,让人会不断放低姿态,去学习,去看到更顶尖的发展,同时也会愿意去分享自己的思想。

会场午餐时和一个人闲聊,她现在工作是金融方面的,也略有成就,曾经是Harvard的学生,现在依旧对很多领域最新的研究发展有着很高的兴趣,经常会主动来参加这些会议。

这应该是最值得学习的一点。

在MIT,不由得感叹这里确实是工程的圣地,更能被这里的Hacking文化所吸引。很多人都会打破常规,来做出与众不同的事情。Media Lab中,产生过大量当今人们广泛使用的技术。应该说,这里在每个工程领域中,都产生了非常多的顶尖基础,很多都服务着人们的生活。

IMG_4735

这里的每个人对于工程都非常热爱,对于自己所学所做的事物都非常热爱,每个人也都会不断想做出与众不同的事情,新的技术也好,恶作剧也罢,最新的事物不断的在这里发生着。

第一周每天在这里工作,也感受到这里的开放。校园是开放的,欢迎任何人随时来到这里。人也是开放的,随时的在交流着想法。融合着不同领域的思想,自然也产生的最新、最cool的成果。

美国自身的开放文化,Harvard、MIT的顶尖以,加上MIT的Hacking Culture,在这里第一周不断的交流,不断的学习,会更让我觉得后面六个月会充满的更多值得期待和探索的机遇,同时也让我在第一周就突然对于更多事物有了更开阔的认知。就如同一个万花筒,看到了更多的色彩,同时感受到了这些不同的色彩融合在一起所带来的美。

 

 

 

anyShare分享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交流活动, 新闻动态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