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行,圆梦行 ——-iGEM出国比赛有感 by 丁会通

说这次出国是一次旅行倒不如说是一次征程,更是一次圆梦之旅,是我小时候的梦。我们已经在备战igem比赛的道路上前进了很远。一路走来收获很多,作为igem比赛在合工大的元老,面对很多个第一次都需要自己努力尝试。没有了往届学长的经验,第一次与队员一起成为“带头大哥”,一路上也学到很多,不是通过简短的几页文字可以表达的。这里着重谈一谈出国比赛这段时间的感受。

出国前一天,队员们还在为比赛的presentation做准备,大家基本都是在最后一晚收拾的行李,过程比较简短仓促。虽然只有两个队员做展示,但大家都尽自己所能为他们出谋划策,共同为了比赛而奋斗。到了出发前一晚,我整理好行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时,憧憬着未来几天的国外比赛生活,这是我第一次出国,而且是去美国这样一个各方面比较先进的国家,比赛的地点波士顿又是拥有哈佛,麻省理工等国际名校的文化城市,非常的高兴,小时候听别人提起过哈佛麻省等学校,感觉是那么的神圣不可攀,那些学校的学生肯定是三头六臂,与我是不可能有交集的,一直到高中,也是这样想的,大学低年级时因为阅历的增加,加上学习还不错,常常幻想把自己放在哈佛麻省会是什么样子,在班上会处在什么位置,与那些学校的学生比自己的弱势在哪,也想过哈佛麻省学生的生活。但这些仅仅停留在“想”这一层面。但现在竟有了走进它、接触它、感受它的机会,这在以前是做梦也想不到的。说到这里要感谢安老师,把机会给了我,让我的眼界open,接触到一些会对我未来人生方向产生重要影响的事情。可以对学生未来方向产生明确的积极引导,像燎原之火一样,这是安老师的魅力。

出发的第一天,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经历了神奇的三餐:晚餐,早餐,晚餐。奇特的饮食顺序也是我第一次体验,有人问为什么这样安排,我笑着说:我们在追赶太阳并超过了它。在美联航的飞机上,体会到的是一种特别舒适的服务,服务人员与被服务人员关系和谐,算是初步体验了一下美国的文化。

在美国的几天里,感触特别多,大体分两方面,第一个是学术文化方面,第二个是社会生活方面。什么事情都需要亲身经历一下才有发言权,才有自己的体会。IMG_20141103_180952 IMG_20141104_162422

社会生活方面,首先美国的空气是特别好,是我人生目前走过二十多年没有见过的好天气。马路非常干净,几乎所有行驶汽车的车轮都是一尘不染,同学在美国买了双新鞋,穿了几天鞋底依然很干净,队员之间开玩笑说,害怕把马路踩脏了。

我感受最深的是街上没有汽车鸣笛,即使是在最繁华拥挤的闹区,车辆都是等人先行的。感受到波士顿是一个特别亲切的城市,不会使人感到陌生,所有人待你都十分热情,帮助往往在还没开口求助就已经送来,让人很快就融入这个大家庭。

第二个令我感受特别深的是美国人特别喜欢运动,老年人都感觉是朝气蓬勃的。早上,很多人在街上跑步骑车,中午如此,晚上也是如此。好身体是实现梦想的基础,培养健康向上的生活态度,投入到今后的科研学习当中。这确实是一种好的生活态度。有一次看到一对老夫妇开着敞篷跑车在等红灯,被触动到了,年龄在这里不是问题,散发着朝气动感,当时脑海中跳出一个词romantic。这也许就是另一种文化。

学术文化方面,igem比赛是一个国际比赛,比赛地点在波士顿的Hayes convention center,出席比赛的judge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学者,参加会议的第一天就感受到学术上的开放与平等。在海报展区igem组委会主席Randy Rettberg穿着印有igem标志的白色卫衣游转在各展位,没有随行的秘书等人员,身份就像是一个对知识充满渴望敬畏的和蔼老人,与各参赛队伍就学术问题进行亲切交流,气氛非常融洽。在presentation的会场judge根据自己的知识背景对各队伍作品进行提问,队员对提出的问题进行慷慨激昂的解答,抛开了老师学生之间的界限,完全纯粹的追求知识,是一种双向提高,呈现出一种学术繁荣。

比赛结束后,在哈佛交流的王师兄带我们去了哈佛大学。哈佛大学的校门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神圣,倒是有点反常,我原以为进入哈佛这样的名校,肯定十分困难,要经过层层审查,但现实是我们直接从闹市穿进了校园,没有门卫的阻隔。哈佛确实是坐落于闹市中的一片净土,不需要外力的阻隔,再喧闹的人也会变的宁静。一流的学校更像是引领学术潮流的旗帜。哈佛使每个人都有权利走进它、感受它,也是一种平等吧。校园中各种古典建筑让人非常舒服,只要眼睛能看到的地方都是艺术。在师兄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哈佛图书馆,一个神圣的地方,非常壮丽,来到自习室中,装饰不像是一个自习室,更像是一个城堡中的书屋,我找了个座位坐下,随手拿了本书,翻阅一下,感受一下,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不好意思出声,大家都在钻研,自己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还是有些不敢想象,原来在哈佛上自习是这个样子的。

如果说哈佛给人的感觉是贵族气质与古典美,那么MIT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是另一种文化。

MIT比哈佛更要开放,没有一个被围墙圈起的校园,马路这边一栋楼,马路对面一栋,几条马路对面又是一栋,这样看似松散的学校分布,但实际上是非常讲究合作的,听师兄介绍,大家平时独立高效的忙自己的事情,遇到问题了集中起来进行讨论,解决问题并分配任务后又独立的先去探索。这种模式我非常喜欢。看似独立的建筑中隐含的是极好的团队协作,不像有些学校,大家的联系仅仅依靠围墙圈起的校园,真正需要协作时问题百出。

在MIT师兄带我们看了几个学生“恶作剧”的现场,其中一个是在一个大厅里,有个很小的高台,上面停着辆警车,我们很奇怪这是为什么。师兄解释说,是一些MIT的学生,晚上偷偷将所有汽车零件运进大楼,然后在狭窄的高台上组装,更神奇的是这一切都不被监控所发现,一夜过后,等到第二天早上,人们才发现闪烁的警灯。这真是amazing,感觉这种“玩知识”的文化是我们所缺少的,是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触动了我的思维方式。

这次出国收获太多太多了,不是通过简短几段话可以说完的,更多的是对我思维方式,认知方式的触动启发,我想,这次旅行也许会改变我今后的人生态度及方向吧。都是后话了,现在就是要努力做好研究,真正做出些有突破的成功出来,美好的未来需要自己的努力。最后还要再次感谢安老师,老师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看到了新的景色。谢谢老师。

anyShare分享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iGEM.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出国行,圆梦行 ——-iGEM出国比赛有感 by 丁会通

  1. 贵芳 says:

    跳跃的思维模式,不受传统束缚而固步自封是我们最需要向美国学生学习的吧。你的描述,让我仿佛看到了热情,开放的生活状态和你谦我让的生活方式。这些都是传承了5000年中华传统美德的我们需要学习的。加油喔!

发表评论